2021 年 7 月 22 日

第四期

1 min read

​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RMNCAH)是下一代健康发展的基石,是未来人口和社会进步的驱动力,特别是在中国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时代背景下。《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柳叶刀中国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重大报告”。该报告对过去70年(1949~2019)我国女性、婴幼儿、青少年的健康状况进行报告。 在过去的70年来,中国孕产妇和儿童保健在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等生存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与1949年对比,2019年中国的孕产妇死亡率从1500/10万下降至17.8/10万,婴幼儿死亡率从200‰下降到5.6‰,已提前完成联合国面向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中降低母婴死亡率的具体指标。5~19岁儿童青少年总死亡率从1953~1964年间的366.0/10万下降至2016年的27.2/10万。产前保健、住院分娩、产后访视、新生儿筛查、计划免疫和儿童健康管理等基本妇幼卫生服务覆盖率达到90%以上。RMNCAH所取得的成就得益于多种因素,包括社会经济因素的迅速变化、强烈的政治意愿、妇幼卫生系统和妇幼卫生信息系统的建设、持续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国家RMNCAH项目的启动和扶贫。最重要的是关注RMNCAH的强烈政治意愿,以及认真对待性别平等和妇女儿童福利的社区共识。 Fig.1 1990-2019年中国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趋势 孕产妇死亡率、新生儿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数据来自妇幼保健监测系统。 Fig.2 中国的与RMNCAH相关的国家政策和项目RMNCAH=妇女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STDs=性传播疾病。 当前,我国正处于从“生存”目标转向“繁荣”目标的过渡期,即确保人民的健康和福祉。然而,国家也面临着新问题和新挑战,包括生殖健康问题(生殖意愿下降及延迟、生育调节、避孕和流产、不孕症、辅助生殖技术、性传播疾病、乳腺癌、宫颈癌、HPV疫苗、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等),母婴健康问题(母亲安全、死产、早产、出生缺陷、孕产妇心理健康、孕产妇、胎儿和新生儿营养等),儿童及青少年健康问题(伤害、饮食、久坐、吸烟、饮酒、近视、儿童和青少年心理障碍、儿童早期发育、儿童保护等),妇幼卫生体系方面的问题(卫生人力资源及职业发展、初级卫生保健机构的妇幼卫生服务能力、妇幼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和质量等),以及新出现的传染性疾病(如COVID-19)。这些问题和挑战与社会和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人口、生活方式和环境的变化,以及诊疗技术的创新有关,也与新冠肺炎等新型传染病的威胁日益增加有关。 Fig.3 性传播疾病在中国的发展趋势 (A) 1982-2016中国性传播疾病发病率趋势。数据来源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7年发布的《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控制艾滋病流行的定义是每10万人中艾滋病感染发生率低于10例。(B)中国艾滋病毒感染的传播(2012 vs 2017)。数据来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C) 2013-17年中国学生HIV感染情况。数据来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Fig.4 不同国家或地区女性乳腺癌和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数据来自中国国家癌症中心(2014年),美国癌症协会癌症统计中心(发病率得到了美国从2010 -...

1 min read

   摘要:随着疫苗接种的快速有序展开,加拿大的每日新发感染病例稳定持续下降,防疫措施逐渐放松,社会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中。民众对接种疫苗的积极配合是结束新冠大流行的关键。当有80%以上人口完成2剂疫苗接种后社会生活将会逐步恢复正常。       目前加拿大的疫情持续稳定下降,截止到2021年7月11日,安省过去7天平均每日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已低于2百例,全国7日平均新增低于5百例。这一水平约与10个月前第2波疫情开始前的状况相当。自2021年4月中旬每日新增病例开始下降,至本周已连续12周新增病例稳定下降。特别是自6月30日安省第2阶段重启以来,虽然人们的社交活动增加了,但新增病例仍在连续下降,并没有反弹。结合目前疫苗接种进展顺利,因此,有专家认为,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很可能在8月下旬左右结束。那么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会于近期结束吗?何时能够结束?我们结合目前的流行状况,疫苗的接种进展和最新的相关研究结果对这些焦点问题做些分享。   截止7月13日,69%的加拿大人接种了至少1剂疫苗,45%完成了2剂。在12岁以上符合接种条件的人群中,79%接种了至少1剂,51%完成了2剂接种。官方认为在疫苗供应充足的条件下,8月底前应接种的都能完成2剂接种。这可能是认为8月底左右能够结束疫情的主要依据。如果目前疫苗接种工作能够按目前的速度持续进行,加拿大结束新冠大流行是否真的会指日可待?             近期,以色列,欧洲几国和美国的疫情有所反弹。造成这波反弹的病毒株是去年10月份在印度首先检测到的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也称为印度变异。这种变异比传播极广的阿尔法(Alpha)变异,即英国变异,的传播力高60%。与疫情暴发初期的病毒株传播力比较几乎增加了1倍。初期病毒株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3,有效控制疫情传播需要3分之2的人群有针对该毒株的免疫力,也即需要对70%的人接种有效疫苗。现在正在出现的德尔塔变异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5-6。如果要有效阻断该变异的传播,大约需要80%以上的人群有针对该变异株的免疫力。             北美华人健康在前面1期详细介绍了1项加拿大的真实世界疫苗有效性的研究报告。在42万接种了疫苗的人中,接种第1剂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后,对阻断德尔塔感染的保护率分别为:56%,72%和67%。接种2剂辉瑞疫苗后,保护力提高到87%。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尚无接种2剂后的可靠数据。             在最近1期自然杂志(Nature),法国科学家报告了另1项疫苗有效性的研究结果。他们的主要发现如下: 4种批准临床应用的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中和阿尔法,贝塔和德尔塔变异毒株。对比阿尔法毒株,新冠患者康复6个月后的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能力减少了4-6倍。新冠患者康复12个月后的血清不能有效中和任一变异毒株,再接种疫苗后康复者血清可有效中和所有变异。接种1剂辉瑞疫苗后,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力只有13%;接种1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中和力只有9%。在完成了2剂上述疫苗后,血清中和力分别提高到81%和95%以上。但和阿尔法毒株比较,血清中抗体对德尔塔的效力低3-5倍。  不同血清抗体对变异毒株的作用-图片来自Nature ​ 总结这些发现不难看出,目前临床应用的主要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康复患者对变异毒株仍然易感,只有再接种疫苗后才会有好的免疫力;目前疫苗虽然在完成2剂疫苗接种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特别是德尔塔毒株的感染,但和阿尔法比效力明显低很多。尽管如此,完成疫苗接种可能是当下唯一可以预防变异毒株感染,或感染后减少得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措施。 加拿大统计局开展的社区健康调查结果提示,约77%的国人愿意接种疫苗。这个结果和某些民意调查获得的82%的接种意愿比较接近。如果80%的接种意愿维持不变,理论上,即使全部完成2剂接种,85%左右的疫苗对德尔塔毒株的保护作用可能只能部分阻断,但不能很好的控制变异毒株的传播。但随着疫情的进展,民意可能随时发生显著改变。目前79%的1剂接种率且还在增加,提示,接种意愿可能比现在估计的更高。 由于德尔塔变异还没有成为主要的流行毒株,如果80%的应接人群完成2剂接种,疫情就会得到有效控制,基本恢复正常的社会活动;虽然会有零星小规模暴发,但不会造成大的流行。这样推测是基于目前全国的确诊感染人数正在接近150万,实际感染人数可能会更高。推算有抗体的人数会高于疫苗接种人数。如果90%以上的人群完成2剂接种,那么疫情就会得到完全的控制。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测世界范围大流行的状况,疫情是否结束应由世卫组织宣布。对加拿大来讲,对疫情的完全控制可能并不意味零感染。这是基于新冠病毒快速变异的特性,很难做到在一定时间内覆盖全人群的计划接种,并且疫苗的有效性也不能达到100%。当虽然有零星散发,但不会影响正常的社会生活,如室内活动/聚会不用佩戴口罩,学校正常室内教学,公众场所正常开业,医疗系统正常运行等,那时我们可以说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结束了。 主要信息来源: 1.         When is the pande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