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7 月 3 日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ovid-19对结核病诊疗的启示:一篇来自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文章

原载:《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YvvQfo1E9pDUn_IfRBp06w

全文为文章《Covid-19’s Devastating Effect on Tuberculosis Care – A Path to Recovery》译文; 原文作者:MadhukarPai, Tereza Kasaeva, Soumya Swaminathan

世界卫生组织 (WHO) 2021年全球结核病报告显示,由于大流行,结核病病例通知率(case notification rate)急剧下降。十多年来,结核病死亡率首次上升。高收入国家推出 Covid-19 疫苗加强针并储存数百万剂疫苗,然而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仍在努力获得疫苗。尽管高收入国家 76% 的人至少接种了一剂 Covid-19 疫苗,但截至 2021 年 12 月,这一比例在低收入国家仅为 8%。由于疫苗不公平,新的 SARS-CoV-2 变体(如Omicron)正在出现,尤其影响疫苗覆盖率低、贫困率和结核病率高的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20年有近 1000 万人患上了肺结核。然而,只有580万例病例被诊断和报告,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18%。这一下降集中在16个国家,其中亚洲国家(尤其是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中国)的病例报告减少幅度最大。这些国家都发生了重大的Covid-19疫情,也存在医疗保健服务中断的情况。由于获得护理的机会减少,结核病死亡人数有所增加。2020年,全球约有150万人死于结核病,这是自2005年以来结核病死亡人数的首次同比增长(见图)。其他与结核病相关的负面影响包括2019年至2020年期间接受抗药性结核病治疗的人数减少15%,接受结核病感染预防性治疗的人数减少 21%,以及全球结核病支出从58亿美元减少至53亿美元。

Image

鉴于这些困境,联合国 (UN) 结核病问题高级别会议制定的 2022 年目标的进展偏离了轨道。结核病发病率的下降速度显著放缓。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持续的 Covid-19 激增的情况下,这一趋势预计将进一步恶化。例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在2021年出现了 delta 变异激增,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基本健康受到严重破坏。Omicron变体的出现带来了新的威胁,特别是对南部非洲国家,这些国家在已经很高的结核病和 HIV 合并感染负担之上,正经历着加之Covid-19后的三重压力。世卫组织的模型表明,2020年大流行对结核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影响将在 2021年及以后加剧。这些预测并未考虑助长结核病流行的社会决定因素的恶化(例如极端贫困和营养不良)。

复苏之路既需要立即采取短期措施,也需要长期行动。首先,迅速结束 Covid-19 大流行对于重建结核病服务和其他基本卫生服务至关重要。如果没有高 Covid-19 疫苗覆盖率,任何国家都无法控制新变种。如果没有全球疫苗接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将会崩溃。在结核病领域工作的人们应该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的计划——该计划也包含在 20 国集团罗马领导人的宣言中——到 2022 年年中为所有国家的 70% 人口接种疫苗。为实现这一目标,高收入国家将需要立即重新分配剩余的疫苗剂量,并兑现其对Covid-19 疫苗全球获取计划(COVAX)的承诺。放弃知识产权和分享疫苗专有技术对于各国生产自己的疫苗至关重要。世卫组织创建了一个多边机制来解决疫苗生产中的区域不平等问题,在南非建立了第一个 mRNA 技术转让中心,并在许多国家开展了业务。

第二,我们需要强调日益恶化的结核病的流行。结核病项目可学习对COVID-19采取的一系列预防及诊断措施,例如增加对数字数据系统、连接诊断和数字治疗支持工具的投资,使结核病数据更加可见和可共享,同时社区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追究政府的责任并倡导增加资金。在大流行期间,世卫组织发布了每月结核病通知数据,并提供了模型估计,以指导各国的恢复工作,这种快速报告应该成为新常态。
第三,改进病例检测是当务之急。利用基于手机的应用程序和数字工具来改进患者教育、分诊、转诊和接触者筛查,以精准公共卫生为指导的有针对性的主动病例发现计划(即预测分析和热点绘图)可以帮助识别患有未确诊结核病的人。这种方法需要从 Covid-19 检测经验中学习,让结核病检测更接近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并让社区、私人提供者、社区卫生工作者和民间社会组织参与进来。

每个国家都扩大了对 Covid-19 的分子检测能力,这种能力可用于结核病检测,并结合对非痰样本的验证,还需要更好地整合结核病和 Covid-19 检测。由于需要在封锁期间提供医疗服务,因此在数字健康、远程服务提供、配备基于人工智能的阅读软件的超便携式数字 X 射线系统、使用数字技术促进服药依从性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及将电子药盒与送货上门相结合使用。这些系统可用于大规模治疗结核病,包括扩大结核病预防性治疗。

从长远来看,只有建立涉及个人、社会和卫生系统干预措施的多部门合作,才能在 2035 年之前结束全球结核病流行。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解决结核病感染和死亡率的社会决定因素,并推广使用口罩、改善通风和其他空气传播感染控制措施以及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另一项长期战略涉及增加对新结核病工具开发的投资,利用迅速生产 Covid-19 疫苗、诊断和药物的科学进步。开发简单的床旁结核病检测、改进的结核病疫苗和超短的药物治疗方案至关重要。这些努力将需要增加资金。目前已投资超过 1000 亿美元用于开发 Covid-19 疫苗,而每年对新型结核病疫苗的投资仅为1 亿美元,2020 年总体研发投资仅达到 9 亿美元。另外,mRNA 和Viral vectors等已被证明成功用于Covid-19疫苗,也可用于开发结核病疫苗,但必须加快临床试验。结核病应纳入大流行病的防备和应对议程,这可能会成为国际政府关注的重点,并在未来增加卫生支出。对社会保护和全民健康覆盖的投资将减轻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并有助于避免下一次危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的进展将有益于肺结核和其他与贫困相关的疾病。相反,如果未能在 2030 年之前实现结核病死亡率目标,将导致巨大的健康和经济损失。

原文参考文献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tuberculosis report 2021. October 14, 2021.
  2. Zimmer AJ, Klinton JS, Oga-Omenka C, et al. Tuberculosis in times of COVID-19. J Epidemiol Community Health 2021 September 17.
  3. Sinha P, Lönnroth K, Bhargava A, et al. Food for thought: addressing undernutrition to end tuberculosis. Lancet Infect Dis 2021;21(10):e318-e325.
  4. Ruhwald M, Carmona S, Pai M. Learning from COVID-19 to reimagine tuberculosis diagnosis. Lancet Microbe 2021;2(5): e169-e170.
  5. Silva S, Arinaminpathy N, Atun R, Goosby E, Reid M. Economic impact of tuberculosis mortality in 120 countries and the cost of not achieving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tuberculosis targets: a full-income analysis. Lancet Glob Health 2021;9(10): e1372-e1379.

译文供稿:董全方

责任编辑:董全方,雷南,沈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