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4 日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新冠未平,猴痘又起,我们需要做怎样的防御准备|星岛电台专访流行病学专家王培忠教授

新冠疫情尚未完全消失,又有另外一种病毒——猴痘病毒,出现多个传染病例,再度引发人们担忧。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今天已经证实确证猴痘病例增值18宗!而欧洲、北美、以色列、澳洲等非洲以外的地区目前已经发现超过100宗病例。猴痘对于大众而言并不陌生,不是新型的未知病毒,但是它这次的流行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因为本次猴痘病例出现于意料以外的地区和国家,而且大多数患者并没有去猴痘原先流行的地方旅行。目前研究人员依然在尝试发现这个病毒是如何开始传播的、它的诱因、以及它病变的可能性。星岛A1中文电台都市脉搏节目邀请纽芬兰纪念大学和多伦多大学的知名传染病学专家王培忠教授分享有关猴痘的最新资讯和预防。

蒙特利爾成為北美猴痘疫情中心,患者已過百| Radio-Canada.ca
图片来源:https://ici.radio-canada.ca/rci/zh-hant/新闻/1891358/蒙特利尔成为北美猴痘疫情中心-患者已过百

问:究竟什么是猴痘?

王培忠教授:先从病原说起。不论是病毒还是细菌,有很多因素都会导致人类疾病。关于病毒的分类比较复杂,其中有一个大类被称为“痘类病毒”。痘类病毒中的正痘病毒分支可以导致人类和动物患病。所谓“人痘”就是正痘病毒在人类身上的体现,又名为“天花”(英文名:small pox)。除此之外,牛、羊、猪、鸡、兔、马、猴等动物也有相应的正痘病毒感染。目前对人类影响最大的正痘病毒有三类。首先是天花,曾经对人类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它所导致的死亡率在人类历史上仅次于黑死病。其次是牛痘,和人类关系非常密。牛和人都能感染这个病毒,但是因为人类感染后症状非常轻微,所以人类把它作为天花疫苗,让大家有意识地感染这个病毒。最后就是猴痘,也是动物和人类交叉感染的正痘病毒。现在看来,猴痘感染人类或许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了,但先前可能错误地把它归类于天花。人类正式发现猴痘是152年,在丹麦发现有感染猴的病毒存在。直至1970年人类才在非洲发现第一起人类感染猴痘的病例,首次意识到了猴痘与天花的区别。猴痘的症状与天花非常相似,只是症状的严重性有不同。另一点是,从前都是人类和动物交叉感染,而猴痘做到了人传人。整体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问:社交媒体当中有各种各样的描述,猴痘是否真的非常危险?可以像天花一样把它遏制住么?

王培忠教授:需要从几个层面看:第一,目前还有很多未知数,很多情况还不是特别了解。比如它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出现于如此多的国家?对此,猴痘值得大家高度重视。第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及时防止疫情扩散。感染人数少的话,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容易控制的。但如果在初期没有控制住病情的散播,可能导致这个疾病长期存在。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猴痘定位中等的public health emergency,已经算是很高了。现在采取的办法是,一旦发现病毒,不仅感染者需要隔离治疗,还要求曾经与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接种疫苗,形成一个保护层,减缓病毒扩散。第三个担心的原因是病毒的变异。相较于新冠病毒,猴痘所拥有的是双链的DNA且体积更大,会稳定很多。即便是这样,他依然有变异的可能。如果猴痘患者同时感染其他疾病的话,病毒之间还有可能进行遗传物质的交换,形成其他变种。这种风险在感染人数增加的过程中会越发明显。关于猴痘的病死率,也就是感染者中死亡的比例,现有的数据是参照刚果和其他西部非洲国家的情况。如果细分的话,刚果和西非国家还有些许不同,体现于刚果的致死率更高。曾经的报道显示,刚果地区的猴痘病死率在10%左右,而其他西非国家的病死率则在3-6%。目前数据显示,非洲猴痘的致死率正在下降,可能疫苗接种和医疗水平提高都有关系。总而言之,可以把猴痘的病死率范围说得大一点,在1-10%之间。这个比例一旦感染人数增加,还是非常吓人的。从好的方面看,像加拿大、英国、西班牙等发病相对来说较高的国家里还未出现死亡病例。但如果放任猴痘散播,出现严重后果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问:易感染猴痘的高风险群体是哪些人?猴痘又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传播的呢?

王培忠教授:简单来讲,容易接触到病毒的就是高风险人群。例如在非洲,和动物有密切接触(吃生肉,被动物抓伤等)的人就有风险。有机会密切接触(肢体接触、分泌物接触等)到猴痘感染者的话,如家庭成员,自然被感染的风险也高。目前来说,男性同性恋的风险相对高一些。另外一个重要的传播方式就是飞沫传播,像是不戴口罩和感染者讲话,也有感染猴痘的风险。


问:猴痘与天花有许多相似之处,是不是接种天花疫苗就可以有效防止猴痘的感染和重症?如果猴痘病毒发生变异,天花疫苗还会有效吗?

王培忠教授:现阶段预防猴痘的疫苗就是天花疫苗。天花疫苗最早于1796年由一位英国医生意外发现。他发现牛奶工们感染牛痘后便不再感染天花,之后以牛作为标本,利用人类的体液作为最初的疫苗。之后,这个疫苗改进成为接触小牛的淋巴液。直至2007年,通过培养小牛的皮肤细胞,才变成现在常用的ACAM疫苗。最近,在2019年,又出了一种最新的疫苗,名为Jynneos(在欧盟国家被称为Imvanex,在加拿大被称为Imvamune)是第三代疫苗,是用牛的肾细胞培养出来的。相较于之前的疫苗,不仅提高了安全性,而且避免注射进体内的病毒再复制。

关于保护率,目前天花病毒比较稳定,所以疫苗的保护率较好,在85%左右。但是,保护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衰弱,不能保证打过疫苗后就一定不会感染。如果有接触猴痘患者的可能性的话,即使很久以前已经打过疫苗,也必须再打一次。至于在病毒变异后疫苗是否依然有效,现阶段在动物身上的实验成功还是不错的,仍然有保护率。所以对于人类而言,即便有影响,也不应该会很大。

但是我补充一点,天花疫苗使用的是活病毒,所以产生的副作用要明显超过目前的新冠疫苗。另外,这个疫苗本身也可能导致心肌炎,且发生率远高于新冠疫苗,严重时也可能导致死亡。因此,目前最好的对策就是控制病毒,避免到每人必须打疫苗的地步。


问:现在公共卫生人员观察猴痘的重点是什么呢?将来,对于猴痘,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又是哪些?

王培忠教授:观察方面有几个重点:首先,大家都知道密切传播是猴痘的一大关键。现阶段需要通过观察来找出为什么猴痘以人传人为主要散播手段的病毒会突然出现。现在迫切需要知道,到底是因为病毒出现了变化,还是人们的习惯产生了变化,亦或者是别的原因?

另一个就是要观察猴痘在社区中的传播情况,以此来预判将来的发展趋势。还有就是观察新的药物治疗和其效果等。猴痘爆发还处于初期阶段,有许多未知数,因此需要高度警惕。加拿大目前已经在旅游方面发出警告,在出游时限制与动物的接触,改善旅游设施等等。大家在不确定的危机面前也应该重视,做好个人防护措施。


采访录音:


小结:

谢谢王教授的分享。如果各位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北美华人健康》的微信公众号,他们定时发布由业内专家撰写、有实际数据支持和科学依据的、详实的健康科普类文章,帮助大家排解社交媒体造成的恐慌和忧虑,让各位能够科学抗疫、安心生活。猴痘方面,我们会实时关注,一旦有最新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和大家交流分享。也希望能够再次邀请到王教授做客,为大家科普更多关于猴痘和其他方面的科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