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20 日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2022第四卷

1 min read

来自《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作者:王培忠; From: CNIW Official Wechat Account: 几千年来,脊髓灰质炎(也被称为小儿麻痹,或Polio)一直是危及生命的瘫痪的原因。在 1952 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疫情爆发流行高峰期,仅在美国就有近 60,000 例病例和 3,000 多人死亡。免疫接种和清洁水的使用从根本上改变了局面也挽救了无数儿童。人类非常庆幸,病房里满是在铁肺中存活的儿童(下面的照片),已成为遥远的记忆。 上图:1980-2020全球脊髓灰质炎发病人数变化曲线,截屏来自:https://ourworldindata.org/polio 尽管多年来脊髓灰质炎一直接近全球根除边缘,但始终未能如愿。现在,新旧挑战叠加出现——包括战争冲突、疫苗犹豫和 Covid-19 大流行——正在阻碍长达数十年的阻止其国际传播的努力。 最近一名来自纽约也出现一位未接种疫苗男子的病例,这提醒人们,如果不能从其最后的据点消灭小儿麻痹症,可能会导致这种严重疾病卷土重来。 1916年脊髓灰质炎在纽约流行时,接受铁肺呼吸机治疗的儿童,照片来自:参考资料2 Video: 1. 什么是小儿麻痹症? 这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疾病,属于粪口传染病。传染性病毒颗粒(RNA病毒)在粪便中脱落,如果它们通过未洗手转移到口腔或摄入受污染的食物和饮料,可能会感染其他人。病毒颗粒可以在土壤和水中存活数月;温暖的天气和阳光会缩短持续时间;可使用甲醛或氯有效消毒。 1908年奥地利医生Karl Landsteiner and Erwin Popper  首次提出脊髓灰质炎由病毒导致的假设,...

1 min read

原载:《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3NTA5ODI4Mg==&mid=2247493720&idx=1&sn=3a4332dc51c4c66b7f8d967a39eb53ca&chksm=cec4119df9b3988bd4d6c7f946cec6e3915e6f4ce39d3731b9235bedd3ce51905a5cee2b145d&token=1690521274&lang=zh_CN#rd 022年2月1日起,丹麦告别了强制戴口罩与疫苗通行证政策,此举使丹麦成为欧盟第一个解除所有防疫限制的国家。2月11日,该国政府又宣布,鉴于国内疫苗接种率已经超过80%以上,将于未来数周以内、最晚在春季结束前宣布终止疫苗接种计划,同时将新冠病毒从威胁性疾病名单中移除。 至今距离丹麦宣布取消所有COVID-19限制(链接)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丹麦目前状况如何了?大流行真的在这个国家结束了吗?且看本文分析。 一、发病率下图是自新冠爆发流行以来,丹麦、美国、及加拿大三个国家每日每百万人新增确诊新冠病例数变化曲线。 曲线中,每个点代表7天移动平均值。由图可见,丹麦(绿线)在奥密克戎爆发流行前发病一直低于美国及加拿大。奥密克戎导致新冠病例大幅度增加。而丹麦政府于2月1日宣布取消所有限制,正是处在病例数不断攀升的这段时间内。解除限制的前几周,丹麦每日新增病例继续上升,速度远超美国和加拿大,最高时每日每百万人新增病例高达7000多病例。但不到三周时间,便出现快速下降,目前每日每百万人新增病例约200~400人。发病率的这种变化和最初估计是一致的,即短期之内快速上升、随之快速下降。 二、人群死亡率下图是自新冠暴发流行以来,三个国家每日每百万人新增新冠死亡人数变化曲线。 由图可见,丹麦(绿线)在奥密克戎暴发流行前,新冠死亡率与加拿大接近,但明显低于美国。取消防控限制后,新冠死亡率明显增加,一度超过美国,最高时每日每百万人新增死亡达8人。但很快便出现快速下降。目前每日每百万人新增死亡3~4人。如果用整个疫情期间的全人口累计死亡率作为指标,丹麦人口近600万,总体死亡人数约6000人,为1.0/1000,和加拿大相同,而美国则为3.0/1000。因此,丹麦放宽疫情管控也在情理之中。 三、病死率与人群死亡率不同,病死率是指病人中出现死亡的比例,是描述疾病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下图是自新冠暴发流行以来,三个国家新冠病死率的曲线波动。 从曲线看,丹麦,美国及加拿大在2021年初时的新冠病死率非常接近,波动在1.5~3.0之间。而奥密克戎变种流行以来,新冠病死率最低时约0.1%, 目前约为0.5%。病死率除了受病毒本身致病力的影响外,也受检测力度及病例定义标准的影响。而目前的核酸检测力度明显降低,许多无症状感染都不被发现,而发现的基本都是有症状感染,这样会导致病死率升高。 但在此情况下,新冠病死率仍低于之前时期,说明奥密克戎的致病力明显弱于之前的新冠变种。这也正是丹麦大胆取消防控措施的前提。 四、住院率下图是每百万人因新冠而入院治疗人数。 入院治疗率除了受疾病严重程度影响外,更受所在国家或地区医疗资源的影响。上图表明,奥密克戎的爆发流行导致丹麦住院人数急速升高,之后很快下降。但由于丹麦医疗设施及资源相对完备,没有超出承受范围。 五、ICU (重症监护)在整个疫情期间,丹麦这一指标明显好于美国,目前依旧低于美国和加拿大。下图表明,在奥密克戎流行期间,取消防疫管控没有导致丹麦ICU病例大幅增加。除了奥密克戎致病力低的因素外,疫苗接种及早期诊断治疗也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  六、疫苗接种丹麦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全人口完成两剂疫苗接种比例为83%(和加拿大一致,显著高于美国),而完成加强针的比例占全人口高达62%(明显高于加拿大目前的49%)。下图是全人群完成疫苗接种比例。由图可见,尽管美国(橙色曲线)疫苗接种启动最早,但目前的接种率明显低于丹麦和加拿大。 七、核酸检测整个疫情期间,丹麦人均核酸检测次数计算高达25,居全球第一。下图是每日发现一例新冠感染的平均核酸检测次数。明显高于美国和加拿大。由图可见,核酸检测的高峰主要是在疫情暴发初期及2021年德尔塔变种出现后的上半年。 八、疫情防控措施严格程度疫情防控严格程度是一项基于13项政策响应指标的综合衡量得分( 0~100分,100 为最严格),包括学校停课、工作场所关闭、旅行禁令、检测政策、接触者追踪、面罩和疫苗政策等。由下图可见,整个疫情中丹麦的防疫管控严格程度明显低于北美。 九、近期疫情发展趋势下图显示,丹麦目前的有效传染指数(Effective Repdocution...

1 min read

一:奥密克戎有几个亚型? 截至 2022 年 2 月,Omicron 变体已变异为三个谱系:BA.1、BA.2 和 BA.3。三个谱系都是在大约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首次发现的。根据发表在《医学病毒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刺突蛋白中的 BA.3 谱系没有特定的突变。相反,它是 BA.1 和 BA.2 刺突蛋白突变的组合。在刺突蛋白中具有 R346K 取代的 BA.1 亚系被归类为 BA.1.1。因此,说奥密克戎目前有三个或四个主要亚型都没错,而且新的亚型必然还会不断出现。   不同COVID-19变种谱系示意图,由图可见,奥密克戎是一个独立的分支。 ...

1 min read

丹麦上周(2022-02-01)正式宣布取消国内对 Covid-19 的所有限制,官方认为冠状病毒不再被视为“对社会危急疾病” (socially critical sickness)。这意味着过去两年被大家广泛熟悉并接受的,室内口罩要求、酒吧、餐馆和其他室内场所使用“Covid 通行证”,以及检测呈阳性时自我隔离的规定都将结束。 丹麦卫生部长马格努斯·赫尼克2月1日在接受CNN采访时讲。“没有人知道12月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向丹麦公民保证,只有在真正有必要时,我们才会实施限制措施,我们会尽快解除限制,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丹麦是欧盟第一个取消所有限制的西方国家。而且当下丹麦的正是新冠发病高峰(下图, 2月2日新增病例超过5万),这种逆势而为的举措,自然在国际引起巨大反响。 但目前许多学者支持这一方案,比如丹麦罗斯基勒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Lone Simonsen 对法新社说:“由于 Omicron 对接种疫苗的人来说不是一种严重的疾病,我们认为取消限制是合理的。” 上图最高的曲线是丹麦数据,与英美及其它西方国家相比,丹麦目前新冠发病率遥遥领先。 上图表明,在欧密克戎流行前,丹麦的疫情明显好于许多其它西方国家。 在这个时间点上,不是加强限制,而是全面开放率先进入大流行结束模式,哪里来的自信? 科学依据是什么? 本文作者分析解读主要原因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 min read

Source: Centre for New Immigrant Well-being (CNIW) 作者:王毅,北美华人健康副主编,加拿大渥太华大学教授,医学生物博士 公众号:gh_bc08a4acd2e3 最近关于奥密克戎 到底是不是大号流感这个话题非常热,比如我们之前发现跟德尔塔(delta)比,Omicron 的致病性大幅减低 (美国基于7万新冠病例的研究表明:与德尔塔相比,奥密克戎死亡风险降低约90%!)  。但是最近张文宏说 “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它会咬人” (文献1)。那奥密克戎到底是不是大号流感呢?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奥密克戎的严重性/致死性问题。 在说奥密克戎是不是严重之前,我们先总结一下,影响奥密克戎严重性的几个主要因素。 1) 年龄,年龄越大,致死性越大,在西方国家,绝大多数的新冠死亡者都是70岁以上的老年人。 2) 基础疾病, 如果有免疫抑制的疾病,尤其是器官移植以后,其他的疾病包括心肺疾病,肿瘤,糖尿病等,都会影响新冠的病死率 3) 是否打了疫苗,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包括打了什么疫苗 (mRNA 疫苗效果好一些), 打了几针 疫苗 , 疫苗之间的间隔,还有最后一次疫苗的时间 (一般来说,距离时间越远,效果越不好)。由于奥密克戎的突变很多,目前所有上市的疫苗对奥密克戎防感染效果都不太好 (附图),但是预防重症死亡都还不错。 4)治疗,经历过刚开始激素,抗生素,呼吸机,特异性抗体,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特朗普自己用的抗体鸡尾酒疗法,还有特朗普推荐的后来被叫停的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等疗法,直到现在的辉瑞口服药,现在的治疗手段已经比疫情刚开始要强很多了,这个也会导致新冠的死亡率大幅下降。比如关于口服药,我们昨天更新了辉瑞抗新冠口服药帕克洛维(Paxlovid):问答。 为了回答奥密克戎是不是大号流感,我们设定的前提是在西方国家,比如加拿大,在完全免疫之后 (占85%以上人群),有了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然后进行充分治疗以后的病死率。我们一定要把概念搞清楚,因为我看很多公众号的文章经常有意无意的把概念混淆,比如说有的拿疫情刚开始的数据比,也有人拿从疫情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数据进行比较(那流感方面是不是应该加上1918年大流感的数据),也有的拿Delta 当 Omicron 来比, 产生关公战秦琼的效果。我们其实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如果一个普通人在完成了国家推荐的所有操作以后,比如完全疫苗接种,但是还是有了突破性感染,那最终危险程度(病死率)到底有多少?是不是跟流感类似? 我们先看一下美国季节性流感和新冠的病死率的比较, 流感的病死率在0.1%,新冠是2.3%, 注意这是早期新冠的数据,早期新冠的死亡率很高,而这并不是我们本文的主要目的, 我们的目的是现在的病死率。 最近的奥密克戎严重性数据是我们之前解读过的, 美国基于7万新冠病例的研究表明:与德尔塔相比,奥密克戎死亡风险降低约90%!与 德尔塔(Delta)病例相比,奥密克戎(Omicron)病例的 死亡率下降了91%。但是由于观察时间短,这篇文章没有给出Omicron 的病死率。在另一篇文章中,  在都没有接种疫苗的5岁以下儿童中,Omicron感染者的病情严重程度还是比Delta感染者更轻, 住院,机械通气还有ICU 都减少了2/3 (文献4, 这个是未免疫情况)。 假如 delta的病死率根据之前的报告大概在0.2-0.4% 左右 (文献3, 主要是因为疫苗接种和治疗的进步delta 的病死率已经大大降低), Omicron 的整体病死率根据推算大约在 0.02 到 0.04% 之间 (根据文献2 病死率减少90%), 这个已经低于季节性流感的整体病死率了 (0.1%)。 谈病死率如果不分年龄的话都是耍流氓。可惜的是,由于Omicron 的才刚开始在西方国家传播,所以关于奥米克戎的分年龄数据还很少。我们可以拿delta的病死率进行推测。 关于Delta的分年龄病死率,网上推荐一个新西兰的网站,它的数据是比较新的,而且也有对打了疫苗以后的估算。(https://www.stuff.co.nz/national/explained/127081564/covid19-nz-just-how-deadly-is-the-virus)  根据新西兰的数据,即使是年龄组最高的85+年龄组,在打了疫苗以后,delta 的病死率也只有2.5%, 假如Omicron 毒性也减少90%, 那病死率只有 )0. 25%。这个也是大大低于季节性流感的病死率 (0.8% 65岁以上)。当然以上的病死率都是根据目前有限的数据进行推算,真实的情况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而且由于西方各国对于确诊病例检测的改变,确诊数据很难再准确反映实际情况。...

1 min read

Source: Centre for New Immigrant Well-being (CNIW) 公众号 :gh_bc08a4acd2e3 一:背景资料 新冠奥密克戎变体(Omicron, B.1.1.529) ,自两个月前在南非首次发现后,已在全球迅速传播。最新一周内,美国奥密克戎感染病例已占新增确诊病例的98.3%。新冠的不断迭代与奥密克戎的迅速席卷,让全球对其严重程度的探索加快了脚步。2022年1月11日美国研究团队公布了 2021年11月30日至 2022年1月1日期间在南加州Kaiser Permanente 医疗保健系统内检测出的 69279 个感染 SARS-Co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