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7 月 4 日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NIW 北美华人健康

CNIW Journal

1 min read

原载《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编译: 李威,雷南 ​关于新陈代谢的传统观点众所周知:从二十五六岁开始,新陈代谢速率“一路下坡”,人的体重“一路上坡”,女性的生育期和更年期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还有观点言之凿凿:30岁之后,每年你的新陈代谢率会降低5%。 然而,《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这种传统的观点很可能是错的。研究者采用研究新陈代谢率的黄金标准——双标水法——测定了6300名男女性的每日能量消耗,其中岁数最小的研究对象年龄仅有8天,而最大的年龄则高达95岁。我们的每日总能量消耗由基础代谢能量消耗(占50%~70%)和身体活动能量消耗组成。双标水法可以测定每日总能量消耗,从而避免了之前多数研究局限于基础代谢能量消耗,从而导致了与实际情况的误差。研究发现,在使用年龄作为单一变量后,人一生的代谢水平大概可以分为四个阶段:新生儿(0-1岁)期、童年和青春期(1-20岁)、成年期(20-60岁)和老年期(60岁以上)。 在这四个时期中: 新生儿(0-1岁)期:婴儿出生后,每日能量消耗迅速加速,在大约1岁时比成人值高出大约46%;然后在童年和青春期(1-20岁),新陈代谢每年放缓约3%,直到下降至大约20岁的成人水平;在成年期(20-60岁)甚至包括怀孕期间,能量消耗保持稳定。进入老年期(60岁以上),每年下降约0.7%。 虽然传统的新陈代谢观念被推翻,但研究者也发现,每日总能量消耗与瘦体重即肌肉含量密切相关,而且根据体型和体脂调整后,男性和女性的代谢率并没有真正的差异。同时,虽然代谢率模式对群体来说是不变的,但在个体之间差异较大,上下浮动可高达50%。也就是说,“中年发福”不能再归咎于新陈代谢水平降低,研究者们也解释,保持健康体重由多种健康行为共同塑造,包括定期进行体育锻炼以及保持肌肉质量;甚至60多岁的人群代谢水平下降,可能也是和肌肉流失有关。这份研究颠覆了以往新陈代谢传统观念,重绘了人体一生的新陈代谢曲线,开启了不少新的研究问题,也对一些医疗实验或实践产生影响。人们可能需要重新审视发育阶段和衰老阶段的能量需求和营养策略。但总体来说,这份关于能量代谢的研究关注的是人群,目前还很难对个体层面产生影响。 参考文章:Pontzer H, Yamada Y, Sagayama H, et al. Daily energyexpenditure through the human...

1 min read

本文作者:北美华人健康王培忠 针对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是评估接种疫苗后个体保护力的重要科学指标。 目前关于接种mRNA疫苗(辉瑞或莫德纳)研究报告发现,接种后随着时间推移,中和抗体滴度下降。保护力6-8个月后疫苗的保护力已明显下降,对此一些国家相继出台了接种第三针加强疫苗的方案(如,以色列、英国、美国等)。 对于中国使用的灭活疫苗情况如何呢?昨天(2021-08-22),北京大学研究团队,在MedRxiv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上图)。尽管目前该文章还未通过同行评审,严格讲还不算正式发表,相信不久会被正式接收发表。研究团队对 1,335 (男:644, 女:691)名 18 岁及以上接受过灭活疫苗的成人进行追踪观察,并按世界卫生组织标准进行中和抗体测定。研究对象均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接种 COVID-19 疫苗,并被分为两部分按一剂灭活疫苗和两剂灭活疫苗分组疫苗。灭活疫苗最初是从两名 SARS-CoV-2感染WIV04 和 HB02 病毒型的病人中分离出开发得到的。 一:主要内容简介   研究发现在接受过一次接种的研究对象中,中和抗体(neutralizing antibodies,NAbs) 的现实阳性率为 66.2%,而两剂则为77.3%。 两者有明显差别。接种第二剂灭活疫苗后...

1 min read

对SARS-CoV-2 基因组数据持续监测,分析病毒突变趋势,对预测疫情走向,采取及时相应措施非常重要。在病毒不断的突变过程中,会出现毒力、传染性和/逃避疫苗等特征的变化。2021年8月13日安省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Ontario)公布了6月27日到7月24新冠病毒全基因测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 , WGS) 的数据。全基因测序总病例为2750人,占同期全部报告病例的57%。 以下是该报告部分内容简介:  报告研究期间,德尔塔(Delta,B.1.617.2) 新冠病毒比例大幅升高,四周平均占全部病毒变种的81.7%。 阿尔法(Alpha B.1.1.7, 最早在英国流行的病毒变种) 占13.2%,而P.1 (Gamma) 和 B.1.621 (世界卫生组织尚未正式命名) 分别占 2.2%和1.2%。这期间只监测到一例拉姆达(Lambda, C37),安省自2021年1月以来共监测到7例染拉姆达变种的病例,<1%。如果以7月18-24日的数据计算,德尔塔病毒变种占89.4%,根据作者推算安省目前该新冠变种应该已超过95%。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四周内B.1.621新冠病毒变种从0.5%增加的1.2%,增加幅度之大令人关注。 美国CDC最新数据,B.1.621占2%,而且还在上升。来自欧洲的一项研究报告提示,“B.1.621 显然有可能在接种疫苗的老年患者中致命,并且也有可能变得更容易传播”。尽管目前世界卫生组织还没有正式命名这个新冠变种,会是未来北美关注的重要新冠变种。 下表是安省公布的完整病毒变种数据,全部监测到的变种为16种。...

1 min read

​一:基本情况 自去年12月份新冠疫苗接种开始以来,加拿大公共卫生署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PHAC) 一直监测加拿大本国及国际(比如,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色列欧洲药品管理局)有关于疫苗接种相关的不良反应,并根据这些监测数据及时发出提醒警告并调整接种方案。 在安大略省,疫苗接种不良反应(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Immunization,AEFI)的数据收集流程是:1)医疗单位及疫苗接受者本人向当地公共卫生单位 (Public Health Unit, PHU) 报告各种可能与疫苗接种有关的不良反应;2)PHU 将这些数据汇总向安省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Ontario) 提交。...

1 min read

核心摘要 大家最近一定在关心delta变种,尤其在加拿大接种的疫苗是不是对delta 变种有效。 某些耸人听闻的公众号也通过英国或者以色列最近的疫情反复来暗示疫苗无效。 那疫苗到底有没有作用?同样是mRNA 疫苗,很多人都在嫌弃moderna而在追捧辉瑞? 更别提AZ疫苗了。 那辉瑞真的是最好的疫苗吗?还有目前安省重开进入第二阶段,那什么时候可以完全重开呢?根据最近安省的一项研究表明, 在加拿大使用的疫苗(辉瑞、Moderna和阿斯利康)对所关注的四大变种非常有效,moderna 的疫苗在第一针注射以后的表现普遍比辉瑞的疫苗好一些, AZ疫苗的效果也没有想象的差。 最近安大略省的一项大型回顾性研究(42万人,具体见附录)表明,在加拿大使用的疫苗(辉瑞、Moderna和阿斯利康)对所关注的四大变种非常有效。Alpha(B.1.1.7)、beta(B.1.351)、gamma(P.1)和delta(B.1.617.2)。该研究的结果显示,完全接种后,一个人对Delta的保护与Alpha、Beta和Gamma大致相同。数据显示,在症状性感染以及住院和死亡方面,疫苗对变种的保护比以前的研究表明的更好 (1)。值得注意的是,moderna 的疫苗在第一针注射以后的表现普遍比辉瑞的疫苗好一些。其实在最早公布的三期临床实验当中,moderna 第一剂以后的表现也比辉瑞好,在第二剂以后辉瑞的效果才跟moderna差不多。这可能跟moderna 疫苗中mRNA 含量高有关。另一方面,moderna 副作用也相对高一些。辉瑞是大公司,在推广方面更有经验一些,而且有以色列这个窗口国家来展示辉瑞疫苗的效果, 所以给人的印象中感觉会更好一些。 阿斯利康的疫苗第一针后的表现也没有之前的研究那么差, 安大略省的研究中阿斯利康的有效性似乎高于6月份英国公共卫生局发布的研究。文章作者想知道这种差异是否是因为加拿大将第二剂量推迟了长达16周,从而"在第二剂量之前允许更多的免疫成熟"。下面是从文章里总结的结果,三种疫苗有效率高的会用黄色标明,原始的结果可以看原文(1)。需要注明的是,这是回顾性实验,并不是严格的随机对照双盲实验,各个疫苗的接种数量,接种计划都不一样, 疫苗的有效率的比较只是一个参考。 加拿大是疫苗接种的优等生,虽然经历过前期疫苗供应不足,不得不优先接种第一针以及延长接种间隔等问题,但是目前加拿大已经后发先至,第一针接种率(说明接种意愿)69%,第二针接种率接近40%, 加拿大的第一针接种率已经超过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家, 在主要国家里名列第一 (2)。目前加拿大疫苗供应充足,安省的这个最新文章说明 加拿大注射的所有疫苗对目前的变种都非常有效,特别是moderna的疫苗并不比辉瑞差,以目前的接种速度,预计完全免疫人数在7月底会达到55%,八月底有可能达到70%,那样群体免疫基本就能实现,完全重开就有了可能。 7月5日,安大略省报告了170个COVID-19的新病例,只有一个人进入重症监护室,一个人死亡。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以色列,虽然最近每天都有上百人的新病例,但是已经连续好几周没有任何新冠患者死亡。 面对传染性更强、潜在毒性更强的变种,我们看到医院和重症监护室空无一人,保健系统正在重新启动,对新冠的战争胜利在望。 表2 加拿大第一针疫苗接种率参考文献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6.28.21259420v1.full.pdf https://ourworldindata.org/covid-vaccinations?country=CAN 相关文章推荐: 解读加拿大关于新冠疫苗混合接种的建议星岛A1电台专访流行病学专家王培忠教授:Delta变种病毒来袭,混打疫苗是否安全?mRNA疫苗是否与心肌炎有关?完全接种后要担心“突破性感染”么?混打两种不同新冠疫苗,保护力如何?附录该研究比较了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期间出现COVID症状并接受检测的安大略省社区居民的疫苗接种情况,将这42万人分为两组:COVID-19检测阳性的人和检测阴性的人。研究人员利用该省迅速扩大的基因组测序项目的信息,跟踪那些阳性者中的关注变体(VOC)。他们还指出,研究中特定VOCs的病例数取决于这些变体首次在该省被发现的时间。该团队由ICES (Institute for Clinical Evaluative Sciences)的研究人员领导,ICES是一个位于安大略省的研究机构,负责评估医疗服务和结果,以及多伦多大学达拉拉纳公共卫生学院和安大略省公共卫生。该预印本研究被上传到medRXiv,这是一个为完整但尚未发表的研究提供的免费在线存档和分发服务器。该研究的首要结果是研究那些至少在14天前接受第一剂疫苗或至少在7天前接受第二剂疫苗的接种者。由于安大略省最近才开始在社区推广第二剂量,所以并不总是有足够的数据来比较疫苗与最新变种Delta的有效性;同时,阿斯利康的剂量之间有8至12周的间隔,也减少了其数据量。 作者:王毅 

1 min read

核心摘要 随着新冠疫苗接种步伐的加快,混合接种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整理了一些公众关注度比较高的问题,包括混合接种潜在的好处、效果、安全性以及不同国家对于混合结果的态度等,希望能从理论以及数据给大家提供更系统的信息,帮助大家正确认识混合接种。(本文5月25日首发于,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 目前使用最广泛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被设计为两针接种,大部分接种两剂的人在两次接种时都接种了相同的疫苗。 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国家允许——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鼓励——混合接种,也就是人们先接种一种疫苗,然后再接种另一种不同疫苗。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6月22日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已于日前接种了第二剂新冠疫苗。她于今年4月中旬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新冠疫苗,是腺病毒疫苗,第二剂疫苗则来自于Moderna,是mRNA疫苗。 疫苗混合接种的方式通常发生在: ——当某种疫苗的供应短缺时,国家出于必要采取混合接种; ——某些人接受第一剂疫苗后出现问题或对疫苗的安全性心存疑虑时可采取混合接种。 关于混合接种,我们整理了一些公众感兴趣的问题—— 潜在好处是什么?混合疫苗——科学家称之为“异源初免-加强免疫”策略——并不是一个新的想法,研究人员早已用它来对抗包括埃博拉在内的一些其他疾病。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认为,给人们注射两种稍有不同的疫苗可能会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也许是因为疫苗刺激了免疫系统稍有不同的部分,或者教它识别入侵病毒的不同部分。但这个论点在COVID领域的实际应用效果如何,还需要根据实际数据来判断。除了潜在的免疫益处之外,混合接种还提供了当疫苗供应不均匀或某种疫苗数量有限的时候所需的灵活性。 数据怎么说?关于COVID疫苗混合接种,目前正在进行多项临床试验,以确定这种做法是否有益或存在缺点。牛津大学牵头的Com-COV研究正在测试不同的疫苗组合的效果,包括阿斯利康牛津、辉瑞BioTeCo、Moderna和Novavax疫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最近也发起了一项混合增强剂量的试验。俄罗斯研究人员正在测试Sputnik V型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的组合。而Sputnik疫苗本身就有点基于混合匹配的方法,第一次和第二次注射有不同的配方。但关于COVID疫苗混合集中的大多数研究仍处于早期阶段,一些研究已经发布了初步结果。例如,《自然》杂志在5月时发布西班牙一项研究成果,该研究将阿斯利康和辉瑞的COVID疫苗混合接种,发现可以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免疫反应,这也是第一项成功证实混打疫苗有效性的研究。该研究共有663人参与,实验对象均已接种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第一剂疫苗接种后八周,三分之二的志愿者接种了辉瑞疫苗,而另外三分之一的没有接种第二剂疫苗的志愿者作为对照。结果发现,接种辉瑞疫苗后志愿者产生了比以前更多的抗体,干预组RBD抗体滴度增加100余倍,中和抗体滴度则增加近40倍,这些抗体在实验室条件下可有效识别和灭活新冠病毒;同时干预组细胞免疫反应增加了4倍,但反应以轻、中度为主(98.2%),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硬结、头痛和肌肉痛等,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与之相对,未接种第二针疫苗的志愿者的抗体水平没有变化,这证实了两种疫苗混合接种具有强化疗效的潜力。为了更直观地比较混合接种与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的效果,我们参考先前牛津COVID疫苗临床试验的数据:志愿者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后,中和抗体滴度增加10倍,低于前文介绍的混合接种的数据,说明混合接种的有效性高于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组。但是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志愿者未监测到发生细胞免疫反应,也就是说,混合接种的副作用较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的高。该结果仅用于解释阿斯利康和辉瑞疫苗混合接种的效果。 安全吗?牛津大学牵头的Com-COV研究的初步数据表明,混合和匹配疫苗可能会增加轻度和中度副作用的几率,包括发烧、疲劳和头痛。5月《柳叶刀》Lancet发表的一项对830名健康志愿者的研究发现,按“阿斯利康-辉瑞”顺序接种疫苗后,有34%的人出现发热反应,而只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仅有10%报告发热。其他不良反应如寒战、疲劳、头痛、关节痛、不适和肌肉疼痛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增加。混合接种组约60%的人使用止痛药缓解不适症状,而接种疫苗的人约40%使用。专家认为,这些副作用与说明书描述常见反应基本相同,只是发生率更高一些,且大多数副作用在48小时内消失。研究人员认为副作用也有可能是强烈免疫反应的迹象。 总的来说,科学家们表示,数据显示混合接种的方法是安全的。 各国对混合接种的政策?许多国家的卫生当局都允许某种程度的混合接种。英国在疫苗推出初期就开始允许民众在特定情况下,注射两种不同的新冠疫苗。 德国、加拿大、瑞典、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多个国家的官员都表示,接受过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可以在第二次注射时接受不同的疫苗。作为对阿斯利康疫苗推迟交付的回应,韩国上周宣布,接受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医护人员可以接受辉瑞公司的第二剂阿斯利康疫苗。加拿大疫苗咨询小组还表示,辉瑞和Moderna疫苗可以互换使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直比较保守。该机构说,在“特殊情况”下,例如在原疫苗无法获得的情况下,接种一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的人可能会接受另一种疫苗的第二剂。 我国对于新冠疫苗混合接种的态度5月20日,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同厂家同一技术路线疫苗效果一样,"混打"不影响保护效果和疫苗的安全性。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按照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原则上建议用同一个企业的同一种技术路线的产品,来完成两剂次或者三剂次程序的接种。 文章内容综合自: https://news.yahoo.com/why-more-people-getting-two-183142552.htmlhttp://www.gov.cn/xinwen/2021-05/21/content_5610004.htmhttps://www.sohu.com/na/473796098_104952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1115-6/fulltext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854768...

1 min read

   摘要:随着疫苗接种的快速有序展开,加拿大的每日新发感染病例稳定持续下降,防疫措施逐渐放松,社会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中。民众对接种疫苗的积极配合是结束新冠大流行的关键。当有80%以上人口完成2剂疫苗接种后社会生活将会逐步恢复正常。       目前加拿大的疫情持续稳定下降,截止到2021年7月11日,安省过去7天平均每日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已低于2百例,全国7日平均新增低于5百例。这一水平约与10个月前第2波疫情开始前的状况相当。自2021年4月中旬每日新增病例开始下降,至本周已连续12周新增病例稳定下降。特别是自6月30日安省第2阶段重启以来,虽然人们的社交活动增加了,但新增病例仍在连续下降,并没有反弹。结合目前疫苗接种进展顺利,因此,有专家认为,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很可能在8月下旬左右结束。那么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会于近期结束吗?何时能够结束?我们结合目前的流行状况,疫苗的接种进展和最新的相关研究结果对这些焦点问题做些分享。   截止7月13日,69%的加拿大人接种了至少1剂疫苗,45%完成了2剂。在12岁以上符合接种条件的人群中,79%接种了至少1剂,51%完成了2剂接种。官方认为在疫苗供应充足的条件下,8月底前应接种的都能完成2剂接种。这可能是认为8月底左右能够结束疫情的主要依据。如果目前疫苗接种工作能够按目前的速度持续进行,加拿大结束新冠大流行是否真的会指日可待?             近期,以色列,欧洲几国和美国的疫情有所反弹。造成这波反弹的病毒株是去年10月份在印度首先检测到的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也称为印度变异。这种变异比传播极广的阿尔法(Alpha)变异,即英国变异,的传播力高60%。与疫情暴发初期的病毒株传播力比较几乎增加了1倍。初期病毒株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3,有效控制疫情传播需要3分之2的人群有针对该毒株的免疫力,也即需要对70%的人接种有效疫苗。现在正在出现的德尔塔变异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5-6。如果要有效阻断该变异的传播,大约需要80%以上的人群有针对该变异株的免疫力。             北美华人健康在前面1期详细介绍了1项加拿大的真实世界疫苗有效性的研究报告。在42万接种了疫苗的人中,接种第1剂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后,对阻断德尔塔感染的保护率分别为:56%,72%和67%。接种2剂辉瑞疫苗后,保护力提高到87%。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尚无接种2剂后的可靠数据。             在最近1期自然杂志(Nature),法国科学家报告了另1项疫苗有效性的研究结果。他们的主要发现如下: 4种批准临床应用的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中和阿尔法,贝塔和德尔塔变异毒株。对比阿尔法毒株,新冠患者康复6个月后的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能力减少了4-6倍。新冠患者康复12个月后的血清不能有效中和任一变异毒株,再接种疫苗后康复者血清可有效中和所有变异。接种1剂辉瑞疫苗后,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力只有13%;接种1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中和力只有9%。在完成了2剂上述疫苗后,血清中和力分别提高到81%和95%以上。但和阿尔法毒株比较,血清中抗体对德尔塔的效力低3-5倍。  不同血清抗体对变异毒株的作用-图片来自Nature ​ 总结这些发现不难看出,目前临床应用的主要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康复患者对变异毒株仍然易感,只有再接种疫苗后才会有好的免疫力;目前疫苗虽然在完成2剂疫苗接种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特别是德尔塔毒株的感染,但和阿尔法比效力明显低很多。尽管如此,完成疫苗接种可能是当下唯一可以预防变异毒株感染,或感染后减少得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措施。 加拿大统计局开展的社区健康调查结果提示,约77%的国人愿意接种疫苗。这个结果和某些民意调查获得的82%的接种意愿比较接近。如果80%的接种意愿维持不变,理论上,即使全部完成2剂接种,85%左右的疫苗对德尔塔毒株的保护作用可能只能部分阻断,但不能很好的控制变异毒株的传播。但随着疫情的进展,民意可能随时发生显著改变。目前79%的1剂接种率且还在增加,提示,接种意愿可能比现在估计的更高。 由于德尔塔变异还没有成为主要的流行毒株,如果80%的应接人群完成2剂接种,疫情就会得到有效控制,基本恢复正常的社会活动;虽然会有零星小规模暴发,但不会造成大的流行。这样推测是基于目前全国的确诊感染人数正在接近150万,实际感染人数可能会更高。推算有抗体的人数会高于疫苗接种人数。如果90%以上的人群完成2剂接种,那么疫情就会得到完全的控制。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测世界范围大流行的状况,疫情是否结束应由世卫组织宣布。对加拿大来讲,对疫情的完全控制可能并不意味零感染。这是基于新冠病毒快速变异的特性,很难做到在一定时间内覆盖全人群的计划接种,并且疫苗的有效性也不能达到100%。当虽然有零星散发,但不会影响正常的社会生活,如室内活动/聚会不用佩戴口罩,学校正常室内教学,公众场所正常开业,医疗系统正常运行等,那时我们可以说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结束了。 主要信息来源: 1.         When is the pandemic...

1 min read

叶酸 叶酸是一种重要的水溶性B族维生素,是神经系统发育和维持神经细胞正常功能所必需的营养素,在子代生长发育过程中起重要作用。母亲孕期叶酸缺乏会增加新生儿神经管畸形的发生风险,并增加习惯性流产、早产、认知功能发育差的风险。卫健委建议育龄女性从孕前三个月至孕后三个月补充叶酸400μg/d。 然而,对于备孕期的男性是否需要补充叶酸,以及父亲叶酸缺乏对于子代的影响及其机制仍存在不同观点。之前有动物研究显示,父亲叶酸缺乏可通过改变精子形成过程中的DNA甲基化水平影响精子质量,从而影响子代健康。 该研究假设,改变甲基供体可用性饮食会改变精子和胚胎表观基因组,从而影响胚胎基因的表达和发育。该研究证明了叶酸缺乏饮食改变了精子H3K4me3。精子中H3K4me3改变的子集保留在着床前的胚胎中,并与胚胎基因表达失调相关。利用遗传小鼠模型,在该模型中雄鼠的精子中已存在了改变的H3K4me2/3,发现叶酸缺乏饮食会加剧精子H3K4me3和胚胎基因表达的改变,导致发育缺陷的严重程度增加。这表明,父系H3K4me3可传递到胚胎中,影响基因的表达和发育。进一步表明,表观遗传错误可以积累在精子中,从而导致子代的发育结果恶化。 该研究选择断奶后(3周龄)的野生型(WT)和KDM1A转基因(TG)C57BL/6J雄性小鼠进行喂养,采用缺乏叶酸(FD)和富含叶酸(FS)的饲料进行喂养(KDM1A是在精子形成过程中调控H3K4me2/3水平升高的基因)。经过9-11周饮食暴露后(跨越两个生精期),用FD TG雄鼠与FS WT雄鼠相比,其着床前丢失变异性更高;采用骨骼分析进行深入描述,FD WT和FD TG雄鼠的新生后代发生出生缺陷,包括弯曲的胸骨和未融合的胸骨软骨,不对称的骨头和弯曲的肋骨。其中,FD TG雄鼠的后代出生缺陷最严重,这些严重异常包括颅面缺损、脊椎缺损。该分析表明,父亲叶酸缺乏与后代的出生缺陷相关,且过表达KDM1A与表型缺陷严重程度增加有关。 下一步目标是了解叶酸缺乏饮食暴露的精子H3K4me3改变与子代出生缺陷的相关性。因此,为每个实验组生成高质量的ChIP-seq精子库。研究发现,精子的染色质对原始生殖细胞表观遗传重编码外的叶酸缺乏很敏感,并且FD WT雄鼠精子中H3K4me3增加或减少的区域发生在不同的基因组位点。 为了解FD WT精子H3K4me3改变的饮食影响区域的功能,对这些区域的启动子进行了基因本体富集分析。分析发现,对叶酸缺乏饮食敏感的精子表观基因组区域,包括对发育功能有影响的启动子和增强子,H3K4me3增加的启动子涉及早期着床前和着床后胚胎发生、骨骼重塑和心脏发育的基因中富集,H3K4me3降低的启动子富含破骨细胞增殖、肾脏和耳朵发育以及染色质重塑的基因中富集。 研究发现,与WT和TG雄鼠对比,精子中H3K4me3已发生改变的TG雄鼠在叶酸缺乏饮食暴露环境中会叠加甲基化程度。在胚胎发育的8细胞期,多个染色体重塑途径可能受到父亲叶酸缺乏的影响。父亲H3K4me3可能部分地指导胚胎中的基因表达。总之,该研究显示,精子中组蛋白修饰的非遗传表型与后代的发育密切相关。 Highlights • 父亲叶酸缺乏改变精子的H3K4me3; • 精子的H3K4me3改变保留在胚胎中,并与出生缺陷相关; • 胚胎基因表达失调与精子的H3K4me3改变一致; • 叶酸缺乏在过表达KDM1A的雄鼠模型中,可提高精子H3K4me3水平和出生缺陷。...

1 min read

最近有读者朋友在看了最近一篇文章以后问我(1), 他是新冠康复患者,是不是还是需要打疫苗, 应该怎么打? 简单的回答,根据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的最近的一篇研究认为,康复的新冠患者需要再次打疫苗,对于两剂型的疫苗,比如辉瑞,Moderna的疫苗,只需要单剂量就已经足够。打疫苗最好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以后的2-8周。 当然也不会有人阻止你打第二针疫苗,但是效果一样,而且还会有一些副作用。如果因为旅行,需要疫苗护照,也可以考虑打第二针疫苗,不过间隔时间应该尽量长一些。 具体的讲,这篇《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文章在他们对109名以前有和没有SARS-CoV-2免疫力的人的研究中,研究人员确定,第一组人在第一剂疫苗后的几天内产生了抗体,其抗体滴度比未受感染的人高10至20倍,在第二剂疫苗后,其滴度超过了10倍。 "具有预先存在的免疫力的人对第一剂疫苗的抗体反应相当于甚至超过未感染者在第二剂疫苗后的反应,"共同作者、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和医学(传染病)系教授Viviana Simon博士解释说。"由于这个原因,我们认为单剂量的疫苗足以让已经被SARS-CoV-2感染的人达到免疫力"。 "这些发现表明,在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个体中,单剂量疫苗会引起非常快速的免疫反应,"共同作者、西奈山的Florian Krammer博士指出。"事实上,第一剂疫苗在免疫学上类似于未被感染者的加强(第二)剂。 研究人员发现,虽然疫苗的耐受性普遍较好,但在两个分组中都出现了注射部位症状--包括疼痛、肿胀和皮肤发红。然而,对于预先存在免疫力的接受者来说,副作用发生的频率明显更高,包括疲劳、头痛、发冷、发烧和肌肉或关节疼痛。 事实上,作者提出,以前被感染的人对第一剂量的反应强度看起来与那些以前没有被感染的人在第二剂量后的反应相当相似。研究人员认为,两组人的反应更强烈的原因是免疫细胞已经学会了如何识别病毒的尖峰(spike)蛋白--构成疫苗接种基础的抗原。反应更加有力,导致对疫苗的更强反应。 事实上,西蒙博士建议使用血清学检测方法来检测可能存在的针对尖峰蛋白的抗体。"她总结说:"如果筛查过程确定存在因以前感染而产生的抗体,那么对个人来说,可能就没有必要打第二针冠状病毒疫苗了。"而如果这种方法转化为公共卫生政策,它不仅可以扩大有限的疫苗供应,而且可以控制COVID-19幸存者对这些疫苗出现的更频繁和明显的副作用"。 研究表明,平均而言,一个感染过COVID-19的人得到的自然免疫力会持续90-180天。一个人的自然免疫力也可能不同,取决于严重程度、慢性疾病和感染史。因此,虽然积极鼓励COVID患者接种疫苗,但最好是在感染后2-8周接种(即在恢复/隔离期结束后) 这篇文章所包含的内容仅供参考。这些内容并不打算取代专业建议。依靠本文提供的任何信息,风险完全由您自己承担。 参考文献 1. 疫苗副作用大是否意谓着保护力度大? 2.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c2101667 本文作者:王毅:细胞生物学博士,加拿大核医学研究室科学家,渥太华大学兼职教授 审阅:王培忠,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博士、纽芬兰纪念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兼职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