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21 日

cniw

1 min read

​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RMNCAH)是下一代健康发展的基石,是未来人口和社会进步的驱动力,特别是在中国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时代背景下。《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柳叶刀中国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重大报告”。该报告对过去70年(1949~2019)我国女性、婴幼儿、青少年的健康状况进行报告。 在过去的70年来,中国孕产妇和儿童保健在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等生存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与1949年对比,2019年中国的孕产妇死亡率从1500/10万下降至17.8/10万,婴幼儿死亡率从200‰下降到5.6‰,已提前完成联合国面向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中降低母婴死亡率的具体指标。5~19岁儿童青少年总死亡率从1953~1964年间的366.0/10万下降至2016年的27.2/10万。产前保健、住院分娩、产后访视、新生儿筛查、计划免疫和儿童健康管理等基本妇幼卫生服务覆盖率达到90%以上。RMNCAH所取得的成就得益于多种因素,包括社会经济因素的迅速变化、强烈的政治意愿、妇幼卫生系统和妇幼卫生信息系统的建设、持续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国家RMNCAH项目的启动和扶贫。最重要的是关注RMNCAH的强烈政治意愿,以及认真对待性别平等和妇女儿童福利的社区共识。 Fig.1 1990-2019年中国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趋势 孕产妇死亡率、新生儿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数据来自妇幼保健监测系统。 Fig.2 中国的与RMNCAH相关的国家政策和项目RMNCAH=妇女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STDs=性传播疾病。 当前,我国正处于从“生存”目标转向“繁荣”目标的过渡期,即确保人民的健康和福祉。然而,国家也面临着新问题和新挑战,包括生殖健康问题(生殖意愿下降及延迟、生育调节、避孕和流产、不孕症、辅助生殖技术、性传播疾病、乳腺癌、宫颈癌、HPV疫苗、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等),母婴健康问题(母亲安全、死产、早产、出生缺陷、孕产妇心理健康、孕产妇、胎儿和新生儿营养等),儿童及青少年健康问题(伤害、饮食、久坐、吸烟、饮酒、近视、儿童和青少年心理障碍、儿童早期发育、儿童保护等),妇幼卫生体系方面的问题(卫生人力资源及职业发展、初级卫生保健机构的妇幼卫生服务能力、妇幼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和质量等),以及新出现的传染性疾病(如COVID-19)。这些问题和挑战与社会和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人口、生活方式和环境的变化,以及诊疗技术的创新有关,也与新冠肺炎等新型传染病的威胁日益增加有关。 Fig.3 性传播疾病在中国的发展趋势 (A) 1982-2016中国性传播疾病发病率趋势。数据来源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7年发布的《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控制艾滋病流行的定义是每10万人中艾滋病感染发生率低于10例。(B)中国艾滋病毒感染的传播(2012 vs 2017)。数据来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C) 2013-17年中国学生HIV感染情况。数据来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Fig.4 不同国家或地区女性乳腺癌和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数据来自中国国家癌症中心(2014年),美国癌症协会癌症统计中心(发病率得到了美国从2010 -...

1 min read

核心摘要 大家最近一定在关心delta变种,尤其在加拿大接种的疫苗是不是对delta 变种有效。 某些耸人听闻的公众号也通过英国或者以色列最近的疫情反复来暗示疫苗无效。 那疫苗到底有没有作用?同样是mRNA 疫苗,很多人都在嫌弃moderna而在追捧辉瑞? 更别提AZ疫苗了。 那辉瑞真的是最好的疫苗吗?还有目前安省重开进入第二阶段,那什么时候可以完全重开呢?根据最近安省的一项研究表明, 在加拿大使用的疫苗(辉瑞、Moderna和阿斯利康)对所关注的四大变种非常有效,moderna 的疫苗在第一针注射以后的表现普遍比辉瑞的疫苗好一些, AZ疫苗的效果也没有想象的差。 最近安大略省的一项大型回顾性研究(42万人,具体见附录)表明,在加拿大使用的疫苗(辉瑞、Moderna和阿斯利康)对所关注的四大变种非常有效。Alpha(B.1.1.7)、beta(B.1.351)、gamma(P.1)和delta(B.1.617.2)。该研究的结果显示,完全接种后,一个人对Delta的保护与Alpha、Beta和Gamma大致相同。数据显示,在症状性感染以及住院和死亡方面,疫苗对变种的保护比以前的研究表明的更好 (1)。值得注意的是,moderna 的疫苗在第一针注射以后的表现普遍比辉瑞的疫苗好一些。其实在最早公布的三期临床实验当中,moderna 第一剂以后的表现也比辉瑞好,在第二剂以后辉瑞的效果才跟moderna差不多。这可能跟moderna 疫苗中mRNA 含量高有关。另一方面,moderna 副作用也相对高一些。辉瑞是大公司,在推广方面更有经验一些,而且有以色列这个窗口国家来展示辉瑞疫苗的效果, 所以给人的印象中感觉会更好一些。 阿斯利康的疫苗第一针后的表现也没有之前的研究那么差, 安大略省的研究中阿斯利康的有效性似乎高于6月份英国公共卫生局发布的研究。文章作者想知道这种差异是否是因为加拿大将第二剂量推迟了长达16周,从而"在第二剂量之前允许更多的免疫成熟"。下面是从文章里总结的结果,三种疫苗有效率高的会用黄色标明,原始的结果可以看原文(1)。需要注明的是,这是回顾性实验,并不是严格的随机对照双盲实验,各个疫苗的接种数量,接种计划都不一样, 疫苗的有效率的比较只是一个参考。 加拿大是疫苗接种的优等生,虽然经历过前期疫苗供应不足,不得不优先接种第一针以及延长接种间隔等问题,但是目前加拿大已经后发先至,第一针接种率(说明接种意愿)69%,第二针接种率接近40%, 加拿大的第一针接种率已经超过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家, 在主要国家里名列第一 (2)。目前加拿大疫苗供应充足,安省的这个最新文章说明 加拿大注射的所有疫苗对目前的变种都非常有效,特别是moderna的疫苗并不比辉瑞差,以目前的接种速度,预计完全免疫人数在7月底会达到55%,八月底有可能达到70%,那样群体免疫基本就能实现,完全重开就有了可能。 7月5日,安大略省报告了170个COVID-19的新病例,只有一个人进入重症监护室,一个人死亡。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以色列,虽然最近每天都有上百人的新病例,但是已经连续好几周没有任何新冠患者死亡。 面对传染性更强、潜在毒性更强的变种,我们看到医院和重症监护室空无一人,保健系统正在重新启动,对新冠的战争胜利在望。 表2 加拿大第一针疫苗接种率参考文献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6.28.21259420v1.full.pdf https://ourworldindata.org/covid-vaccinations?country=CAN 相关文章推荐: 解读加拿大关于新冠疫苗混合接种的建议星岛A1电台专访流行病学专家王培忠教授:Delta变种病毒来袭,混打疫苗是否安全?mRNA疫苗是否与心肌炎有关?完全接种后要担心“突破性感染”么?混打两种不同新冠疫苗,保护力如何?附录该研究比较了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期间出现COVID症状并接受检测的安大略省社区居民的疫苗接种情况,将这42万人分为两组:COVID-19检测阳性的人和检测阴性的人。研究人员利用该省迅速扩大的基因组测序项目的信息,跟踪那些阳性者中的关注变体(VOC)。他们还指出,研究中特定VOCs的病例数取决于这些变体首次在该省被发现的时间。该团队由ICES (Institute for Clinical Evaluative Sciences)的研究人员领导,ICES是一个位于安大略省的研究机构,负责评估医疗服务和结果,以及多伦多大学达拉拉纳公共卫生学院和安大略省公共卫生。该预印本研究被上传到medRXiv,这是一个为完整但尚未发表的研究提供的免费在线存档和分发服务器。该研究的首要结果是研究那些至少在14天前接受第一剂疫苗或至少在7天前接受第二剂疫苗的接种者。由于安大略省最近才开始在社区推广第二剂量,所以并不总是有足够的数据来比较疫苗与最新变种Delta的有效性;同时,阿斯利康的剂量之间有8至12周的间隔,也减少了其数据量。 作者:王毅 

1 min read

核心摘要 随着新冠疫苗接种步伐的加快,混合接种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整理了一些公众关注度比较高的问题,包括混合接种潜在的好处、效果、安全性以及不同国家对于混合结果的态度等,希望能从理论以及数据给大家提供更系统的信息,帮助大家正确认识混合接种。(本文5月25日首发于,北美华人健康公众号) 目前使用最广泛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被设计为两针接种,大部分接种两剂的人在两次接种时都接种了相同的疫苗。 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国家允许——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鼓励——混合接种,也就是人们先接种一种疫苗,然后再接种另一种不同疫苗。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6月22日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已于日前接种了第二剂新冠疫苗。她于今年4月中旬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新冠疫苗,是腺病毒疫苗,第二剂疫苗则来自于Moderna,是mRNA疫苗。 疫苗混合接种的方式通常发生在: ——当某种疫苗的供应短缺时,国家出于必要采取混合接种; ——某些人接受第一剂疫苗后出现问题或对疫苗的安全性心存疑虑时可采取混合接种。 关于混合接种,我们整理了一些公众感兴趣的问题—— 潜在好处是什么?混合疫苗——科学家称之为“异源初免-加强免疫”策略——并不是一个新的想法,研究人员早已用它来对抗包括埃博拉在内的一些其他疾病。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认为,给人们注射两种稍有不同的疫苗可能会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也许是因为疫苗刺激了免疫系统稍有不同的部分,或者教它识别入侵病毒的不同部分。但这个论点在COVID领域的实际应用效果如何,还需要根据实际数据来判断。除了潜在的免疫益处之外,混合接种还提供了当疫苗供应不均匀或某种疫苗数量有限的时候所需的灵活性。 数据怎么说?关于COVID疫苗混合接种,目前正在进行多项临床试验,以确定这种做法是否有益或存在缺点。牛津大学牵头的Com-COV研究正在测试不同的疫苗组合的效果,包括阿斯利康牛津、辉瑞BioTeCo、Moderna和Novavax疫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最近也发起了一项混合增强剂量的试验。俄罗斯研究人员正在测试Sputnik V型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的组合。而Sputnik疫苗本身就有点基于混合匹配的方法,第一次和第二次注射有不同的配方。但关于COVID疫苗混合集中的大多数研究仍处于早期阶段,一些研究已经发布了初步结果。例如,《自然》杂志在5月时发布西班牙一项研究成果,该研究将阿斯利康和辉瑞的COVID疫苗混合接种,发现可以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免疫反应,这也是第一项成功证实混打疫苗有效性的研究。该研究共有663人参与,实验对象均已接种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第一剂疫苗接种后八周,三分之二的志愿者接种了辉瑞疫苗,而另外三分之一的没有接种第二剂疫苗的志愿者作为对照。结果发现,接种辉瑞疫苗后志愿者产生了比以前更多的抗体,干预组RBD抗体滴度增加100余倍,中和抗体滴度则增加近40倍,这些抗体在实验室条件下可有效识别和灭活新冠病毒;同时干预组细胞免疫反应增加了4倍,但反应以轻、中度为主(98.2%),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硬结、头痛和肌肉痛等,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与之相对,未接种第二针疫苗的志愿者的抗体水平没有变化,这证实了两种疫苗混合接种具有强化疗效的潜力。为了更直观地比较混合接种与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的效果,我们参考先前牛津COVID疫苗临床试验的数据:志愿者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后,中和抗体滴度增加10倍,低于前文介绍的混合接种的数据,说明混合接种的有效性高于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组。但是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志愿者未监测到发生细胞免疫反应,也就是说,混合接种的副作用较接种两剂相同疫苗的高。该结果仅用于解释阿斯利康和辉瑞疫苗混合接种的效果。 安全吗?牛津大学牵头的Com-COV研究的初步数据表明,混合和匹配疫苗可能会增加轻度和中度副作用的几率,包括发烧、疲劳和头痛。5月《柳叶刀》Lancet发表的一项对830名健康志愿者的研究发现,按“阿斯利康-辉瑞”顺序接种疫苗后,有34%的人出现发热反应,而只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仅有10%报告发热。其他不良反应如寒战、疲劳、头痛、关节痛、不适和肌肉疼痛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增加。混合接种组约60%的人使用止痛药缓解不适症状,而接种疫苗的人约40%使用。专家认为,这些副作用与说明书描述常见反应基本相同,只是发生率更高一些,且大多数副作用在48小时内消失。研究人员认为副作用也有可能是强烈免疫反应的迹象。 总的来说,科学家们表示,数据显示混合接种的方法是安全的。 各国对混合接种的政策?许多国家的卫生当局都允许某种程度的混合接种。英国在疫苗推出初期就开始允许民众在特定情况下,注射两种不同的新冠疫苗。 德国、加拿大、瑞典、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多个国家的官员都表示,接受过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可以在第二次注射时接受不同的疫苗。作为对阿斯利康疫苗推迟交付的回应,韩国上周宣布,接受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医护人员可以接受辉瑞公司的第二剂阿斯利康疫苗。加拿大疫苗咨询小组还表示,辉瑞和Moderna疫苗可以互换使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直比较保守。该机构说,在“特殊情况”下,例如在原疫苗无法获得的情况下,接种一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的人可能会接受另一种疫苗的第二剂。 我国对于新冠疫苗混合接种的态度5月20日,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同厂家同一技术路线疫苗效果一样,"混打"不影响保护效果和疫苗的安全性。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按照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原则上建议用同一个企业的同一种技术路线的产品,来完成两剂次或者三剂次程序的接种。 文章内容综合自: https://news.yahoo.com/why-more-people-getting-two-183142552.htmlhttp://www.gov.cn/xinwen/2021-05/21/content_5610004.htmhttps://www.sohu.com/na/473796098_104952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1115-6/fulltext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854768...

1 min read

   摘要:随着疫苗接种的快速有序展开,加拿大的每日新发感染病例稳定持续下降,防疫措施逐渐放松,社会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中。民众对接种疫苗的积极配合是结束新冠大流行的关键。当有80%以上人口完成2剂疫苗接种后社会生活将会逐步恢复正常。       目前加拿大的疫情持续稳定下降,截止到2021年7月11日,安省过去7天平均每日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已低于2百例,全国7日平均新增低于5百例。这一水平约与10个月前第2波疫情开始前的状况相当。自2021年4月中旬每日新增病例开始下降,至本周已连续12周新增病例稳定下降。特别是自6月30日安省第2阶段重启以来,虽然人们的社交活动增加了,但新增病例仍在连续下降,并没有反弹。结合目前疫苗接种进展顺利,因此,有专家认为,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很可能在8月下旬左右结束。那么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会于近期结束吗?何时能够结束?我们结合目前的流行状况,疫苗的接种进展和最新的相关研究结果对这些焦点问题做些分享。   截止7月13日,69%的加拿大人接种了至少1剂疫苗,45%完成了2剂。在12岁以上符合接种条件的人群中,79%接种了至少1剂,51%完成了2剂接种。官方认为在疫苗供应充足的条件下,8月底前应接种的都能完成2剂接种。这可能是认为8月底左右能够结束疫情的主要依据。如果目前疫苗接种工作能够按目前的速度持续进行,加拿大结束新冠大流行是否真的会指日可待?             近期,以色列,欧洲几国和美国的疫情有所反弹。造成这波反弹的病毒株是去年10月份在印度首先检测到的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也称为印度变异。这种变异比传播极广的阿尔法(Alpha)变异,即英国变异,的传播力高60%。与疫情暴发初期的病毒株传播力比较几乎增加了1倍。初期病毒株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3,有效控制疫情传播需要3分之2的人群有针对该毒株的免疫力,也即需要对70%的人接种有效疫苗。现在正在出现的德尔塔变异的有效传播指数(R0)约为5-6。如果要有效阻断该变异的传播,大约需要80%以上的人群有针对该变异株的免疫力。             北美华人健康在前面1期详细介绍了1项加拿大的真实世界疫苗有效性的研究报告。在42万接种了疫苗的人中,接种第1剂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后,对阻断德尔塔感染的保护率分别为:56%,72%和67%。接种2剂辉瑞疫苗后,保护力提高到87%。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尚无接种2剂后的可靠数据。             在最近1期自然杂志(Nature),法国科学家报告了另1项疫苗有效性的研究结果。他们的主要发现如下: 4种批准临床应用的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中和阿尔法,贝塔和德尔塔变异毒株。对比阿尔法毒株,新冠患者康复6个月后的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能力减少了4-6倍。新冠患者康复12个月后的血清不能有效中和任一变异毒株,再接种疫苗后康复者血清可有效中和所有变异。接种1剂辉瑞疫苗后,血清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力只有13%;接种1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中和力只有9%。在完成了2剂上述疫苗后,血清中和力分别提高到81%和95%以上。但和阿尔法毒株比较,血清中抗体对德尔塔的效力低3-5倍。  不同血清抗体对变异毒株的作用-图片来自Nature ​ 总结这些发现不难看出,目前临床应用的主要单克隆抗体都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康复患者对变异毒株仍然易感,只有再接种疫苗后才会有好的免疫力;目前疫苗虽然在完成2剂疫苗接种才能有效对抗变异毒株特别是德尔塔毒株的感染,但和阿尔法比效力明显低很多。尽管如此,完成疫苗接种可能是当下唯一可以预防变异毒株感染,或感染后减少得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措施。 加拿大统计局开展的社区健康调查结果提示,约77%的国人愿意接种疫苗。这个结果和某些民意调查获得的82%的接种意愿比较接近。如果80%的接种意愿维持不变,理论上,即使全部完成2剂接种,85%左右的疫苗对德尔塔毒株的保护作用可能只能部分阻断,但不能很好的控制变异毒株的传播。但随着疫情的进展,民意可能随时发生显著改变。目前79%的1剂接种率且还在增加,提示,接种意愿可能比现在估计的更高。 由于德尔塔变异还没有成为主要的流行毒株,如果80%的应接人群完成2剂接种,疫情就会得到有效控制,基本恢复正常的社会活动;虽然会有零星小规模暴发,但不会造成大的流行。这样推测是基于目前全国的确诊感染人数正在接近150万,实际感染人数可能会更高。推算有抗体的人数会高于疫苗接种人数。如果90%以上的人群完成2剂接种,那么疫情就会得到完全的控制。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测世界范围大流行的状况,疫情是否结束应由世卫组织宣布。对加拿大来讲,对疫情的完全控制可能并不意味零感染。这是基于新冠病毒快速变异的特性,很难做到在一定时间内覆盖全人群的计划接种,并且疫苗的有效性也不能达到100%。当虽然有零星散发,但不会影响正常的社会生活,如室内活动/聚会不用佩戴口罩,学校正常室内教学,公众场所正常开业,医疗系统正常运行等,那时我们可以说加拿大的新冠大流行结束了。 主要信息来源: 1.         When is the pandemic...

1 min read

2021年7月14日下午,由北美华人健康协会和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联合主办,加中经贸文化交流协会协办支持,“让疫苗保护我们及我们的社区”公益项目华文媒体新闻发布会暨项目启动仪式在云端成功举办。近30家华文媒体积极参与,为战“疫”凝聚信心和力量,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和公益使命,为这场战“疫”倾注“华人力量”。 活动主办方代表北美华人健康协会主席,多伦多大学和纽芬兰纪念大学,著名流行病学家王培忠教授首先跟大家分享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华人朋友,因为没有及时打疫苗感染去世的悲剧。然后他用美国和加拿大的具体数字介绍了接种疫苗与不接种疫苗的区别,强调接种疫苗的安全性和重要性。比如美国 5月份在 107,000 多例 COVID-19 住院患者中,98.9%是没有接种疫苗者,99.5%新冠死亡者是没有接种疫苗者。加拿大的疫苗逃逸率(即接种疫苗后依旧感染)只有0.5%。加拿大自去年12月份接种疫苗开始算起截至到今年6月底,在1.3万新冠死亡病例,几乎全部是未接种疫苗者,而接种疫苗者只有66例。  北美华人健康协会主席,多伦多大学和纽芬兰纪念大学,著名流行病学家王培忠教授 据王培忠教授介绍,将要开展的公益项目,是由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资助,旨在加拿大华人社区倡导科学抗疫、宣传疫苗接种。这个项目的核心是通过提高民众科学防疫意识,消除大家的顾虑,提升疫苗接种率,“让疫苗保护我们及我们的社区”。 针对网络及社区中各种谣言及虚假信息,及时向民众传播可靠科学知识非常重要。这也是北美华人健康协会过去一年多努力开展的系列科普工作的重中之重。比如,北美华人健康协会已在其公众号及网站(https://cniw.org/)发表了100多篇与新冠相关的科普文章,其中近半数与疫苗相关,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和支持。王培忠教授最后强调,这个项目与每个加拿大华人直接相关,需要大家共同参与才能达到期望目标。他感谢各加拿大华人媒体,兄弟协会、众多义工及所有支持这个项目的朋友们。 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CCAA理事长,复旦大学校友会会长叶军 活动联合主办方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CCAA理事长,复旦大学校友会会长叶军也向大家介绍了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CCAA)及其在疫情过程中做过的重要活动。 CCAA自疫情开始,组织了17场与疫情有关的讲座。其中6场重磅讲座是与北美华人健康合作。同时,CCAA也积极支持华人教授开展的有关新冠疫情的系列学术研究。此次“让疫苗保护我们及我们的社区”项目,CCAA也将积极支持北美华人健康协会,广泛联系各个校友会,用科学守护华人社群的健康与平安! 此外,为了弘扬社会服务意识、忠实记录历史、让华人的善举千古留芳、同时增进加拿大各社区之间的了解,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将把加拿大各界华人在这次疫情中在捐助奉献、救死扶伤、服务社区、政策影响、守望相助、克己自律、坚守岗位、经验传授、科技发明等方面的成绩和事实,以严谨治学的态度收集成册,最后将以史学文献的形式成书出版。 现在CCAA作为发起主办方,与各高校校友会及华人社团合作,开始征集在这次新冠时期医疗医护界、科技界、政界、商界、教育界、基本服务业、制造业、运输业等各界华人在加拿大防疫抗疫的历史事件中的纪实信息( 中/英文皆可)。欢迎大家来函推荐认识的华人医护人员之相关事迹, 推荐医疗一线的抗疫华人名单,推荐突出的华人医护机构,华人抗疫自助团体,各行各业在抗疫中做出突出贡献和感人事迹或者发挥了一定影响力的各界华人个人。也欢迎大家把在新冠时期的所见所闻,通过新闻摄影照片、视频、纪实文学的形式提供给本项目组委会,也欢迎企业和个人赞助CCAA主办的“加拿大华人抗击COVID-19 纪实”公益项目。 加中经贸文化交流协会(CCEA)执行会长曾诚 加中经贸文化交流协会(CCEA)执行会长曾诚代表协办方发言。他表示CCEA很高兴协办支持由北美华人健康、加拿大中国高校校友会联合会主办的“让疫苗保护我们及我们的社区”...

2 min read

BIG跨代互动项目由北美华人健康协会(CNIW)、加拿大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WCCYC)以及加华心理健康互助平台(WeSupport)共同主办。研究发现,一大批从国内移民到加拿大的中老年人渴望与当地的年轻人建立更加牢固的联系,通过年轻人独特的视角来了解当地文化和社会趋势。然而,起始于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COVID-19无疑给老年人与当地社区互动增加了阻碍。 志愿者做什么 因此,该志愿项目旨在搭建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参与其中的志愿者们以小组的形式每周组织各种活动,比如日常英语教学,美图秀秀的使用,全民K歌的使用等。通过参与这些活动,老年人既学习到了实用的技能,也与青少年建立了联系而减少了社会孤立感,促进了自身的身心健康。 长者们喜欢的实用英语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nUooV6uIdI☝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Youtube频道志愿者收获什么除了服务老年人群体,参与项目的志愿者们也能获得自身软技能的成长。管理团队积极致力于对青少年志愿者各类软技能方面的培训并鼓励后者在实践中挖掘自身潜能。培训包括团队协作能力,领导能力,组织能力,创造能力,沟通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等。如何成为志愿者在此我们呼吁有兴趣的青少年志愿者抓住这次绝佳的学习挖掘和展现自我的机会,同时我们也呼吁家长及老师们传递该信息并鼓励孩子们参与。招募要求 年龄要求:15-29周岁基本语言要求:普通话口语流利,英文读写流利工作时长:每周5-7小时,志愿期限不少于两个月工作地点:网络远程 如有意愿申请,请扫以下二维码: 报名截止日期:开放申请通道,直到名额招满为止!BIG Project Volunteering ProgramYouth Volunteer NeededIf you are between 15-29 years old (inclusive)If you speak Mandarin or Cantonese If you...

3 min read

编者说明: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 (National Adver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NACI) 是一个由专家组成的为加拿大公共卫生署 (PHAC) 提供相关科学建议的独立机构。加拿大过去及目前采取新冠疫苗接种方案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该委员会建议的基础上制定的。 前不久针对新冠疫苗混合接种问题,该委员会提出若干建议及相关科学依据。因为这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重要问题,《北美华人健康》为此向大家介绍及解释。 一: 背景简介: 用不同类型或不同厂家生产的疫苗预防相同传染病的历史由来已久。比如,此前的甲型肝炎、单价乙型肝炎、流感、麻疹/腮腺炎/风疹 (MMR)、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和用于白喉类毒素、破伤风类毒素、百日咳、脊髓灰质炎和脊髓灰质炎等常规初级免疫系列的疫苗,系列中的不同疫苗产品的联合或交叉使用。  加拿大目前所有授权的 COVID-19 疫苗的共同之处都是以 SARS-CoV-2 病毒的刺突蛋白作为抗原,比如mRNA(Pfizer-BioNTech,Moderna)和 Janssen 疫苗产生的刺突蛋白均是以其融合前的构象为基础。相关研究已表明,将腺病毒载体疫苗和 mRNA...

1 min read

大蒜在许多文化中一直用于烹饪和药用。大蒜含有种特别丰富的有机硫化合物,被认为是其风味和香气以及潜在的健康益处的原因,有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慢性疾病的潜力,引起科学家们的广泛兴趣。 大蒜中有机硫化合物主要有两类:L-半胱氨酸亚砜和γ-谷氨酰-L-半胱氨酸肽。大蒜中的其他植物化学物质,包括黄酮类化合物、类固醇皂苷、有机硒化合物和大蒜素,可能与有机硫化合物协同作用。 生物活性 抗氧化活性 谷胱甘肽 低细胞浓度的谷胱甘肽(一种主要的细胞内抗氧化剂)和/或活性氧 (ROS) 过量产生可导致氧化应激诱导的生物大分子损伤,并有助于病理状况的发展和进展。在内皮细胞中,大蒜衍生的大蒜素降低ROS的产生并增加了谷胱甘肽的浓度,抵抗氧化应激。在穿过细胞膜时,大蒜素与谷胱甘肽相互作用,延长大蒜素的抗氧化活性。 Nrf2 依赖的抗氧化途径 大蒜素上调谷氨酸-半胱氨酸连接酶 (GCL)、谷胱甘肽合成中的限速酶和其他 II 期解毒/抗氧化酶的表达,可能是通过激活核因子E2相关因子2(Nrf2 )-依赖途径,增加机体抗氧化能力。陈年大蒜提取物也被证明可以通过Nrf2/ARE途径增加抗氧化酶的表达。 一氧化氮 (NO) 信号级联 由内皮一氧化氮合酶 (eNOS) 催化的一氧化氮 (NO)...

2 min read

一:进化论假设解释 雌性寿命优势不仅限于人类,在其它哺乳类(如猿)也同样存在。人类及一些高级雌性哺乳动物在进化过程中出现的“月经”起到限制生育期及频度的作用。雌性生育子代的数量明显比雄性少,这有利于抚养子代。因此从进化论角度看, 雌性需要更长的寿命长应当是自然选择。而雄性则需要为争取性伙伴付出代价,尽管雄性生育期长,一个雄性可以与多个雌性交配产生很多子代,但不需要在抚养上花很多精力。因此,雄性不具备进化论中的长寿命优势。虽然人类文明以摆脱许多简单动物性行为,但进化论因素的影响仍然存在。根据文献记载,人类女性产子最高纪录是63,而男性则没有准确纪录但推测至少在1000以上。 二:生物遗传学原因 1. 子宫内期 从生物学角度讲,男性比女性脆弱其实从胚胎就开始了。大家知道,男性的精子与女性的卵子各携带一半的生命遗传物质。卵子中的唯一一条性染色体“X”是固定不变的, 而精子中的性染色体即可以是“X”也可以是 “Y”。 精子与卵子结合后形成受精卵,从生物学上讲这意味着生命的开始。而子代的性别是男性精子中的这条性染色体决定的, 如果精子中的性染色体为“X”,那么与来自母亲的卵子结合后 成为XX(女),否则是XY(男),见图1。但在受孕中出现“XY” 与 “XX”的概率并不是一般人们所理解的各50%。因为携带“Y”染色体的精子是“游泳健将”,它比携带“X”染色体的精子在女性输卵管中的游动速度平均快两倍以上。(民间流传的通过控制性交时间影响怀男孩或女孩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因此,在受孕开始时男性胚胎比女性胚胎要高2倍以上。男性胚胎脆弱,容易在怀孕中夭折,许多在怀孕开始不久便 “胎死腹中”。但很多情况下往往不会被发觉。也就是讲女性怀孕期间,自然流产中男婴占多数。随着孕期的增加,男性与女性胎儿的比例逐渐趋向于一致。正常情况下,人群中新生儿的男女婴儿比例应是105/100左右。 女性有两条X性染色体,因此如果其中一条出现异常后会得到另外一条的补偿。而男性的X,Y性染色体中任何一条出现异常却不会得到补偿,从而往往会出现不良结果。这也就是为什么与性染色体有关的疾病(如血友病)在男性发病远远高于女性的道理。而出生后,女性的生物遗传学优势继续体现在人生的各个阶段。 2.  生命早期 大家常说的“男孩比女孩难养”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男婴的新生儿(一岁以内)儿死亡率,明显比女婴高。比如加拿大2015年数据,男婴为4.8/1000, 女婴4.3/1000。另外,男孩喜欢冒险一定程度上是遗传决定的,而青少年期意外死亡男性明显比女性高。 3.  成人期: 多数慢性病男性的发病率均比女性高。对寿命影响最大的是心脏病,肿瘤,与脑卒中这三大疾病,男性的发病及死亡均比女性高。比如,中国2012年肿瘤死亡登记数据显示男性与女性的肿瘤死亡率分别是:224/10万与136/10万(下表)。再如,不仅总体女性的心脏病发病及死亡比男性低,而且女性心脏病发病及死亡均比男性来的晚。因为女性绝经后,在雌激素快速降低的同时心脏病的发病在明显增加,目前学术界认为女性体内的雌激素有预防心脏病的作用。...